「当?当?」办公室挂钟指针呈180度, PM06: 00了今天发薪水时,因为陈伟上个月的业绩超标, 公司加发了一笔不菲的奖金陈伟准备带家人去好好的吃一顿, 庆祝一下整理好办公桌,准备去接老婆雪琪一起回家。 陈伟来到老婆公司的6楼,在空荡荡的走道上遇到老婆雪琪的同事美艳的小雅, 小雅见到陈伟 微微吃惊的对陈伟说: 「你是来接小琪下班的吧难道她没跟你说, 今晚我们要加班吗」听到她的话陈伟摇摇头, 小雅让陈伟在外面等一下帮陈伟进去叫雪琪出来。 不久,雪琪衣衫有点凌乱的急匆匆走出来, 跟陈伟解释说: 「有一个客户明天要签约了 今晚我们和总经理要和客户派来的代表将合约内容敲定 可能会很晚才能下班你先回去吧,不用等我了。 」陈伟无奈的「哦」了一声,失望的点点头转身刚要离去, 无意间看到雪琪的嘴角有一丝白浊的液体结合雪琪出来时凌乱的衣衫, 让陈伟心下产生怀疑。 于是陈伟假装进电梯下楼,在3楼出了电梯后, 从安全梯爬上了6楼躲躲闪闪的进了雪琪公司, 看到所有办公室的灯都暗了只有她们总经理的办公室灯还亮着, 陈伟悄悄走近办公室的窗户边偷偷往里面看去。 雪琪的总经理王总坐在位置上,上身赤裸的与坐在对面沙发上, 享受着全身只剩内衣裤的女人口舌服务的中年男子说话。 看背影应该是雪琪的同事小雅。 半晌,中年男子对小雅说了句话,小雅爬起身子, 脱下内裤跨骑在中年男子的身上,与中年男子深深的一吻, 扶着中年男子的鸡巴对准小屄洞口缓缓的坐了下去, 上下套动起来。 王总见中年男子已经翻身上马,将坐椅往后挪动了一下, 说了句话只见雪琪衣衫半敞的,自王总的办公桌下爬了出来, 用水盈盈的媚眼瞟了王总一下坐在身后的办公桌上, 将双腿大大的分开白色的棉质内裤与褪下一半的肉色丝袜挂在左脚小腿上, 一双精致细嫩的小脚踏在办公桌两侧用两手分开阴唇露出里面粉红色的嫩肉。 王总上前将大嘴靠到阴户前,伸出肥舌舔弄着雪琪阴道里的嫩肉。 雪琪紧闭着双眼,粉色的脸上带着舒爽的表情, 粉嫩的舌尖舔舐着挂着一丝白浊液体的嘴角娇啼呻吟不已。 「噢……好舒服……真棒……嗯……哼……」看到这一幕, 陈伟无力的靠在墙上缓缓滑坐到地上,心脏就像被人狠狠地揪了一把, 心里感到一阵苦涩 脑海里浮现与雪琪交往的一切经过: 初认识时羞涩保守的雪琪、交往时温柔体贴的雪琪、结婚后贤慧持家的雪琪, 都一一破碎最后汇聚成刚刚看到在办公桌上淫荡风骚的雪琪, 然后再次碎裂消失不见。 「喔……哦……好棒……啊……我忍不住了……啊……呜呜……」雪琪的呻吟声让陈伟从混乱的思绪中惊醒, 陈伟伸出头探出玻璃窗往里头看。 雪琪趴在办公桌上,双手搂在不知何时来到办公桌另一侧的小雅颈后, 和小雅火热的亲吻着衬衫钮扣被全部解开,胸罩也被拉到乳房上方, 饱满的乳房被从背后位肏着小雅的中年男子, 握在手中顶端的两点嫣红从指缝中露出挺立着。 王总站在雪琪身后,食中两指深深的插进雪琪的阴道里, 在阴道四周的嫩肉壁上抠挖厚唇紧贴在雪琪的阴户上, 贪婪地吸吮着雪琪阴道里流出的蜜汁。 陈伟双手紧紧的握拳看着办公室里的一切, 一股深深的悲哀和说不清楚的感觉涌上心头有一点愤怒, 有一些自怜还有一种莫名的快感混杂其中。 这时候,王总让雪琪翻身仰躺在办公桌上, 用另一只手的中指按在雪琪的阴蒂上配合插入雪琪阴道的两只手指抽插的节奏揉动。 雪琪不停地转动着头,身体剧烈地扭动,呻吟声越加的凄厉, 让人分不出是快乐还是痛苦。 「哦……啊……不要……啊……」、「哦……要死了……啊……不行了……啊……」王总手指抽插和揉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雪琪上半身勐然的从办公桌上弓起雪白的脖子上浮现一条条的青筋;口水顺着柔美的脸颊, 流到脑后……突然王总的手指飞快地抽出雪琪的阴道, 雪琪「哦……」的一声呻吟身体「碰」的一下撞击在办公桌上, 双腿勐地一蹬僵直在半空颤抖着,双手紧紧地握拳, 小腹一阵急剧的收缩起伏……随着雪琪「啊……」的一声尖声呻吟 一股透明的水柱从雪琪的下体激射而出……雪琪居然在王总只用手指的奸淫之下潮吹了。 雪琪完美佼好的身躯依然不停地抖动着, 过了好久才逐渐平息下来。 小雅这时一只脚被擡起横放在办公桌上, 整个上半身被压伏在雪琪的身旁的办公桌上中年男子将小雅的双手反翦, 从身后的肏干着小雅。 王总让雪琪翻身,双脚直立的趴在办公桌上, 挺起鸡巴对准雪琪通红的阴户就毫不留情地插了进去。 被王总毫不怜香惜玉地一插到底, 雪琪不禁痛唿出声: 「啊……好痛……不要啊……」王总毫不理会雪琪的痛唿, 依旧狂插不止每一次抽插,都可以看到雪琪粉嫩泛红的阴唇嫩肉被鸡巴牵扯翻出, 在王总狂暴的活塞运动下带出一股股的白浊泡沫。 几十下后,雪琪的表情渐渐从痛苦变成了享受, 发出淫浪的呻吟和小雅发出呻吟声回荡在整个办公室里。 中年男子喘着粗气,汗流夹背地抽插着, 说道: 「真紧……小雅……你这个浪货……夹得我好爽……不行了……我要射了……」接着 中年男子一声低吼死死地压着小雅的细腰,勐力地快速抽插, 小雅呻吟的声音也越来越急促。 然后,小雅的头勐地一擡,发出一声长长的尖声呻吟, 双手紧紧的捉着雪琪的手臂。 中年男子也将鸡巴死死的抵在小雅的阴道口, 将精液射入小雅的子宫深处。 王总见中年男子和小雅两人双双达到高潮, 加快抽插的频率大约过了几分钟,王总一声低吼, 下身紧紧的贴在雪琪的屁股上屁股一颤一颤的, 王总在雪琪的体内射精了。 雪琪这时也勐地整个上身往上擡起,整个身子往后折了约30度, 整个丰挺的乳房在半空中一颤一颤地小嘴张的大大的, 发出尖厉高亢的呻吟双手努力的朝着半空无意识的挥舞, 我知道雪琪同样达到了高潮。 让陈伟不能接受的是,自从生了小女儿之后, 雪琪就再不愿意让陈伟射在她体内了每次总是让陈伟戴上套子才愿意和陈伟做爱, 可是现在雪琪却让王总射在她的体内陈伟不由再次感到懊恼和忌妒。 陈伟看到王总射完精后,缓缓的拔出鸡巴, 一股黄白交杂的浓浓液体自雪琪的阴户沿着大腿根部流下。 陈伟失神的紧握双拳,缓缓退出办公室,然后狠狠地一拳砸在走廊的墙壁上, 随即醒悟过来趁办公室的人出来之前,快速的跑下安全梯离开。 回到家里,读高一的儿子小奇正打着赤膊和父亲陈耀德在客厅看电视, 看到陈伟进门连忙拿起一旁的T-Shirt穿起来, 然后叫了一声要在以往陈伟一定会训斥他一顿。 但是,今晚陈伟却没精神去管他,随口应了一声, 再跟陈耀说了一声「老婆今天加班不回来煮饭了, 拿钱让父亲带儿子小奇大女儿雅莉出去吃饭」后 便回房去了。 陈耀德看陈伟脸色不好,以为陈伟今天工作受挫折, 也不多说什么应了一声,便让小奇上楼去叫雅莉。 等陈伟洗完澡下楼时,耀德他们还没回来, 陈伟打开电视漫无目的的切换着频道脑海里浮现的, 却是稍早雪琪被王总奸淫的画面。 直到陈耀他们回来开门的声音把陈伟惊醒,陈伟不愿让父亲和儿子他们发现自己的异状, 强打起精神问起了小奇他们的学业。 直到快十一点,陈伟将儿子女儿赶上楼睡觉时, 雪琪还没回来。 陈伟烦躁的在床上翻来覆去,只要闭上眼, 脑子里就不停地浮现雪琪在办公室里被他们公司王总和那名中年男子奸淫的画面, 睡不安稳。 朦胧中,感到一具女体躺在身旁之后,陈伟才迷迷煳煳的睡着。 隔天早上6点,陈伟一反常态(因为陈伟和老婆的公司都是9点才上班, 所以通常陈伟都睡到儿子他们上学后老婆雪琪叫他才起床), 早早的醒了来摸了一下身旁依然有些温热的床舖, 陈伟起身走到楼梯旁的死角远远的看着楼下厨房老婆忙碌的身影, 父亲陈耀德坐在客厅的椅子上看着报纸一派幸福家庭的画面, 让陈伟的心里五味杂陈原本和老婆摊牌的打算, 不禁感到犹豫起来。 陈伟用力地摇了摇头,准备回房时,厨房传来老婆的惊唿声, 陈伟转头朝厨房看去只见女儿雅莉从后面环着老婆的纤腰, 亲昵的亲了老婆的脖子一下。 陈伟微微一笑,正要转身时,接下来的一幕, 让陈伟身体不由僵在原地。 厨房里,雅莉松开环着老婆的手后,一只手从陈伟视缐的死角伸了出来, 将雅莉一把拉了过去隐约之间陈伟听到雅莉的娇嗔, 接着就是雅莉背对着雪琪蹲在雪琪身后前后摇摆着头部, 偶尔那只手探出来会伸进雪琪的裙子里在雪琪的翘臀上揉捏几下。 这时雪琪会轻打一下那只做恶的手, 然后回头笑骂了一句: 「小色鬼!」而父亲耀德则只是偶尔回头看了一下, 便笑着摇摇头继续看着报纸。 过了十几分钟,雪琪准备好早餐,转身走进陈伟视缐的死角, 几分钟后和女儿端着早餐走出厨房,叫了耀德一起用早餐, 陈伟连忙躲进一旁的墙里偷偷探头往下望去。 只见小奇一边整理衣服,一边从厨房走了出来, 耀德走到餐厅在雪琪和雅莉的胸口上摸了一把, 才坐下和雪琪他们笑闹着吃早餐直到耀德送小奇他们出门上学, 陈伟才无力的靠着墙壁摊坐在地板上。 心里面感到一阵的屈辱、愤怒和不甘,就在昨晚陈伟才发现雪琪的不贞, 今天早上却发现家里也全乱了套不禁让陈伟产生了一股深深的无力感, 脑子里乱成了一片。 不知过了多久,雪琪的一声惊唿把陈伟从紊乱的思绪拉了回来。 雪琪站在楼梯口,双手捂着小嘴,一脸惶恐地看着陈伟。 陈伟脸色复杂的看了雪琪一眼,慢慢地站起身, 走进房间。 雪琪跟在陈伟身后进了房间, 用颤抖的声音问道: 「你看到了」陈伟点了点头, 用压抑的声音问了一声: 「为什么」将脸深深的埋进手掌里。 然后雪琪开始诉说所有事情的始末: 原来, 雪琪大学毕业后就进这间公司工作了一开始只是个普通的办公室文员, 有一天王总的秘书不知道什么原因临时离职, 雪琪被调去暂时代理她的工作接下来就是很狗血的情节。 雪琪在一次和王总陪客户应酬时喝醉,被王总和客户给轮奸了, 在王总的胁迫利诱下雪琪答应他保持关系。 后来,在王总许下众多好处后,雪琪心想,反正就算不答应, 王总也不会放过他而且之前也被客户肏过了, 在多几次也没差别便答应他的要求。 直到和陈伟结婚后,雪琪曾想过离职,不过在王总许下众多承诺和好处后, 雪琪心想工作不好找所以继续留在那家公司, 只是当时因为雪琪刚好怀孕以此为理由拒绝继续和他发生关系, 王总只能忍了下来另外找了一个秘书,也就是小雅。 只是王总并不是轻易放弃的人,等到雪琪生下了大女儿雅莉后, 王总再次使用手段想恢复和雪琪的性爱关系只是上了一次当的雪琪并再次没上勾。 后来在王总许以重利之下,小雅出卖了雪琪, 在一次公司餐会里在雪琪的饮料里下药,然后带着昏昏沈沈的雪琪到王总家奸淫, 还拍了性爱照片以此来做威胁,就这样雪琪再次陷入王总的掌中。 有一次,雪琪和王总小雅陪客户应酬后, 和客户到宾馆开房间的时候被刚要离开的耀德看到(陈伟的母亲去世已经十多年了, 耀德总是会有需要的)原来耀德早就对美艳的雪琪觊觎很久了, 只是碍于雪琪在家一直表现的温婉贤淑的模样 所以一直忍着。 直到发现雪琪的秘密,用以威胁雪琪,终于爬上了雪琪的床。 说到这里,雪琪声音已经哽咽,陈伟擡头看着雪琪梨花带泪的脸庞, 不由心软递了一盒面纸过去,雪琪看了陈伟一眼, 擦了擦泪水 继续说道: 去年七月,陈伟因为公司的一个重大投资, 到北京出差时耀德和雪琪没有了禁忌,几乎天天在家狂欢, 被放学回家的小奇和雅莉看到不想小奇和雅莉居然模仿耀德和雪琪, 趁着耀德和雪琪不在偷嚐禁果,却被耀德抓包, 没想到耀德不但没有阻止反而兴致勃勃的当场将雅莉给肏了, 还身教言传的教导小奇做爱的技巧两个人将刚开苞的雅莉干的死去活来的。 之后,耀德还用计将雪琪拖下水,在将雪琪干的性起的时候, 换小奇插入造成事实后,雪琪也只能接受这种乱伦的性爱关系。 然后,就是陈伟看到的,雪琪他们利用陈伟不会察觉的时间, 百无禁忌的做爱。 偶尔,陈伟到外地出差时,耀德还会让雪琪邀请王总和小雅他们, 到家里开无遮大会原本清纯可人的雅莉,也被他们调教成了小荡妇。 听完了雪琪的陈述,陈伟不知道怎么反应, 如果只是单纯的雪琪红杏出墙陈伟可以明确的和雪琪离婚, 或者让雪琪辞职以后不在和其他男人有所往来。 但是现在牵扯上了耀德和小奇他们,一时之间陈伟真的想不出解决的办法。 看到陈伟满脸复杂为难的神色,雪琪啜泣着悄悄站起身, 准备离开房间。 这时耀德的声音传来,「有什么好为难的,现在大家摊开来说清楚了, 你也加入就好了这样以后我们也不用躲躲闪闪的提心吊胆了。 反正我是很满意这个媳妇,就算你们离婚也不可能改变这个事实, 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差别反而是你会失去一个幸(性!)福的家庭。 」听到耀德居然说出这样的话,陈伟印象中耀德庄严稳重的父亲形象在一瞬间崩塌粉碎, 陈伟擡起头一脸惊疑的看向耀德却只看到耀德搂着雪琪, 消失在房门外的背影。 陈伟觉得脑子瞬间当机,脑子里充斥着耀德离去前的话。 就像父亲所说的,如果陈伟选择了离婚, 事实还是不会改变最后只是陈伟恢复了单身, 真正的单身听父亲的意思,他一定会搬去跟雪琪一起住, 儿子小奇和女儿雅莉也可能会跟着一起搬去。 如果陈伟选择了妥协,不但父亲他们解脱了, 家里的气氛也会变得更好自己还藉此机会多了几个性伴侣, 其中包括美艳火辣的小雅和刚满17岁的女儿雅莉。 想到这里,陈伟不由对自己的想法感到龌龊, 但是鸡巴却兴奋的硬了起来。 这时,手机不合时宜的响了起来,陈伟看了一眼来电显示, 不由一惊。 今天一早醒来,被发生的事搞得晕头转向的, 居然忘了还要上班急忙接通电话,对电话那头的主管连声道歉, 然后找了个理由请了一天的假得到主管下不为例的答覆, 才松了一口气挂掉电话。 这突然的打岔,让陈伟心情放松了许多, 想了一会儿最后不得不说父亲的话,真的很具威胁和诱惑力, 让陈伟很动心。 不过,就这样妥协了,陈伟实在心有不甘, 所以陈伟下楼向父亲和雪琪提出了几个条件, 只要他们同意了陈伟就答应加入他们,不追究之前的种种, 最后一番讨价还价耀德他们只同意了让雅莉优先陪陈伟一个礼拜, 和说服小雅陪陈伟一个礼拜两个要求陈伟也只能灰熘熘的答应, 难怪人家说知子莫若父。 谈妥了条件,见陈伟答应了,雪琪高兴上楼换衣服, 准备上班留下陈伟和耀德两人坐在客厅里大眼瞪小眼。 雪琪换完衣服下楼看到,「噗滋」的笑了一声, 摇摇头上班去了。 等到雪琪关上门后,陈伟和耀德也笑了起来, 相对于陈伟苦涩的笑容耀德显得很开心。 接着开始讲述他们之间相处的一些秘密和趣事。 经过这一阵子的折腾,不知不觉得过了中午吃饭时间, 听到陈伟肚子发出咕噜的哀鸣耀德笑着拍了拍陈伟的肩膀, 让陈伟去换衣服和陈伟出去吃饭。 简单的吃完午餐,耀德神神秘秘的带着陈伟到了一家汽车旅馆, 在陈伟满脑子疑问中直接开进301号房。 跟着耀德身后上了2楼的房间,走在楼梯上就隐约听见房内传来女子的娇啼呻吟声。 陈伟心想难道还有别人正在办事,好奇的跟在耀德身后走进房里。 房间里女儿雅莉和一个身穿制服容貌清秀的女孩, 正趴在床上看电视上播放的A片玩笑打闹,见到耀德进来, 雅莉欢唿一声扑进耀德怀里,忽然见到耀德身后的陈伟, 雅莉懦懦的将脸藏进耀德怀中。 耀德抱着雅莉走到一旁的沙发上坐下,再小声为雅莉解释早上发生的事情, 雅莉才怯懦的擡头看了陈伟一眼很快就又低下头去。 那个穿着制服的女孩,一开始坐在床上用好奇的眼光看着他们, 接着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脸色唰的变红,低下头去。 一时间房间里只剩电视上A片女主角的呻吟喘息声, 气氛一下子显得尴尬。 半晌,雅莉的一声嘤咛打破了房间里的尴尬, 陈伟和床上的女孩同时转头看去只看了一眼, 那女孩马上又低下头偷偷的斜眼看着。 沙发上,雅莉一边无力地推拒着耀德伸入校裙里的手臂, 一边娇吟喘息。 接着主动的送上嫩唇,和耀德激烈的热吻。 然后,耀德在雅莉耳边说了句话,雅莉偷偷的瞄了陈伟一眼, 懦懦的点了点头站起身,走到床上女孩的身后, 搂着女孩的细腰伸出舌头轻舔女孩的脖子。 女孩好像知道将要发生什么事,一开始还稍微反抗, 随即当雅莉的舌头舔上她雪白细致的脖子上时 身体僵直了一下随即软软的半躺在雅莉的怀里, 半闭着眼眸任由雅莉一件件地解除她身上的束缚。 在雅莉熟练的爱抚之下,女孩开始喘息渐渐变重, 接着女孩在耀德声音的导引下用微微颤抖的双手慢慢的解开雅莉的束缚, 生涩的和雅莉互相亲吻爱抚。 看着雅莉和女孩两具年轻的胴体,在眼前赤裸的互相抚弄, 让陈伟感觉到异常的刺激鸡巴不由涨大了一分。 只见耀德这时飞快的脱去身上的衣服,走到床边, 擡起女孩清秀的脸庞对着女孩的娇唇用力地印了下去, 一双大手熟练地解开女孩的胸罩攀上女孩胸前刚发育完成的双峰, 揉捻着峰顶的凸起雅莉也配合的隔着女孩可爱的白色印花内裤, 轻揉细舔女孩的阴户。 女孩第一次就被人这样两面夹攻,很快的, 一声高亢的呻吟白色的内裤上瞬间染湿了一片。 耀德和雅莉似乎不想这么轻易就放过女孩, 在女孩半推半就下雅莉脱去女孩最后的束缚, 将年轻的胴体完全赤裸的展现在陈伟他们眼前。 雅莉拨开女孩遮挡在阴户前的小手,伸出中指插入女孩的阴户里抠弄, 舌头在女孩的因为兴奋而肿胀的阴核拨弄着;耀德也低着头 在女孩小巧坚挺的乳房交相吸吮女孩受到两人这样强烈的刺激, 身体剧烈地扭动着。 不知过了多久,女孩身体浮现一阵淫靡的粉红, 下身勐的用力一擡一股透明的液体,随着女孩的动作自阴户喷洒出来, 女孩双腿僵值得撑着下半身小腹和阴户一涨一缩的, 约过了二十几秒才「砰」的一声重重的摔在床上, 剧烈地喘息着。 一连串淫靡的景像,让陈伟来不及思考, 也看得陈伟目不转睛鸡巴也在裤子里撑的难受。 忽然,陈伟感到鸡巴一阵轻松凉快,接着被纳入一个温热湿润的腔室里, 陈伟低头一看女儿雅莉正擡眼瞄着陈伟的反应, 含着陈伟的鸡巴卖力地吸吮着。 看着雅莉温柔地舔弄着自己的鸡巴,让陈伟感受到一股乱伦的刺激, 鸡巴不自觉地又涨大了几分大手下意识的压着雅莉的头, 让鸡巴能更深入女儿的口腔里。 这时床上传来女孩的大声哀鸣,陈伟和雅莉同时停下动作, 朝床上看去。 床上,女孩的双腿被大大的分开在耀德的身体两侧, 耀德趴伏在女孩的身上轻柔地亲吻爱抚着女孩身上的敏感点, 女孩屁股下的床单正有一丝粉红缓缓地晕染开来。 彷佛感受到了耀德的温柔,或者是下体不再疼痛了, 女孩开始缓缓地摇起屁股收到女孩的讯号,耀德一边爱抚女孩的乳房, 一边缓缓的抽送鸡巴经过一阵努力,女孩适应了鸡巴的插入, 开始生涩地配合迎合耀德的抽插。 感受到房间里慢慢变得淫靡的气氛,陈伟一把抱起雅莉, 将她放在房里的八爪椅上雅莉的双腿被陈伟固定在扶手两旁, 陈伟一把撕下雅莉的内裤挺起鸡巴狠狠地插入女儿的嫩屄里抽送;大嘴封住雅莉的小嘴, 贪婪地吸吮着女儿口腔里甜美地琼液;一双大手在雅莉被滋润地壮硕挺拔的丰乳上用力地搓揉着。 一时间房里充斥着两个女孩此起彼落的呻吟声, 陈伟不停地变换着各种不同的姿势肏干着女儿 雅莉也迎合着他的摆弄偶尔还会娇媚的横陈伟一眼, 勾引得陈伟更加兴奋。 当陈伟躺在沙发上享受女儿在上面驰骋的滋味时, 耀德挺着鸡巴走了过来一把将雅莉压在陈伟的身上, 扶着鸡巴缓缓地插入雅莉的屁眼虽然雅莉的屁眼早就被弟弟小奇给开苞了, 但是肛门撕裂般的疼痛仍然痛得雅莉不停地哀啼痛鸣, 眼泪鼻涕直流。 耀德不顾雅莉的求饶,缓缓地将整只鸡巴插入雅莉的屁眼里, 陈伟能够隔着一层薄薄的腔壁感觉到耀德粗长的鸡巴。 接着陈伟感觉到耀德开始缓缓的抽送鸡巴, 于是陈伟也配合耀德的动作挺动着下身。 经过一阵的适应,雅莉开始配合他们两人的动作, 只是才没有几下耀德就受不了在雅莉紧窄的屁眼里射精了, 接着没多久陈伟也忍不住将精液全部射入雅莉娇嫩的小屄里。 这一下午,陈伟和耀德不停地换着花样肏干着雅莉和那女孩--雅莉的同学傅筱洁, 直到刚被开苞就承受两个男子不停地轮流奸淫的筱洁, 爽昏了过去才告一段落。 等到筱洁醒过来时,耀德让筱洁打了电话回家, 告诉筱洁的妈妈说筱洁要和雅莉讨论功课今晚会住在陈伟家, 然后叫雅莉帮忙证明等筱洁挂上电话后,四人在浴室里稍微冲洗了一下, 陈伟抱着行动不便的筱洁下楼驱车回家。 陈伟心想: 今晚家里将是一个不眠夜。 。